推薦閱讀
通訊:吉隆坡中國文化中心疫情期...

隨著古箏琴聲響起,吉隆坡中國文化中心教室中傳出《但愿人長久》的悠揚旋律;在繪畫班教室里,學員們則以菊花、月餅、螃蟹等具有濃郁秋意的主題作畫。 隨著馬來西亞國內新

更多藝術世界
蔡國強“遠行與歸來”亮相故宮 ...

《遠行與歸來》海報,故宮博物院,北京,2020。林毅攝, 蔡工作室提供。 2020年12月14日,由北京冬奧組委和故宮博物院主辦的“遠行與歸來”蔡國強藝術展于在故宮博物院開幕,

你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文學 > 正文

滬蘇浙皖嘉賓南京熱議長三角一體化時代文學發展

日期: 2020-12-20 18:35:22    來源: 新華日報   編輯:曉曼   
分享到:

  12月12日,作為長三角文學發展聯盟的重要活動之一,由江蘇省作家協會主辦的第五屆中國當代文學揚子江論壇在南京舉行。長三角一體化時代的到來,對區域文學發展提出了怎樣的時代命題?如何搭建文學互動、文化互融的平臺,以碰撞出有意義、有洞見的價值理念?金石有聲,不考不鳴,論壇期間,來自滬蘇浙皖“三省一市”的作協、文聯領導和著名批評家們暢抒己見、真誠交流,提出了一系列富有價值的觀點和構想。


  一體化時代 召喚寬闊的文學視野


  2018年,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發展正式上升為國家戰略。然而,文學作為一種從“個體”出發、有其自身創作規律的藝術,是否有必要呼應這一宏闊的時代背景?


  江蘇省文藝評論家協會主席汪政認為,文學與其說是“呼應”長三角一體化,不如說是借此打開更寬闊的文學視野,不拘于自己身處的一時一地,眺望長三角、立足江南文化,以至放眼中國、擁抱世界。在他看來,長三角“三省一市”地緣相近、人緣相親、文化相通、優勢相補,在交流合作方面擁有很好的基礎:“長三角地區普遍受江南文化影響,彼此間的交流非常緊密,比如清代安徽的桐城派,它的影響力早已超出安徽、輻射江南,至當代余韻未歇。還有現代文學史上的諸多浙江籍作家,如魯迅、茅盾、王國維、徐志摩、艾青、夏衍等,他們雖然籍貫屬于浙江,但是活動范圍、成長創作軌跡往往超出了浙江,延伸到江蘇、上海。放眼當代文學史,江蘇的蘇童、浙江的余華、上海的孫甘露、安徽的潘軍,這四位作家幾乎構成了當代先鋒文學的主力陣營,這種‘巧合’背后其實是文化的相通?!?/p>


  南京師范大學教授楊洪承認為,由長江和大運河共同形塑的江南文化,其重要特點是創新超越,又平衡包容。就前者來說,小崗村的“大包干”精神、溫州模式,江蘇的“四千四萬”精神、蘇南模式和種種文學創新,無不是其生動體現;就后者而言,上世紀20年代發軔于南京的學衡派所標榜的文學復古,江蘇《鐘山》雜志所倡導的“新寫實”小說對先鋒文學的反撥,都體現了“水文化”的制衡、平衡的特點。


  其實,長三角區域文學早已呈現出某種“一體化”的特點。在上海交通大學教授何言宏看來,由陳先發、胡弦、潘維、龐培等“新江南七子”組成的“江南詩群”體現了中國新詩最新轉型的重要實績,他們在激活古典江南的同時,又試圖重構現代江南:“其作品不僅擁有相近的江南氣息、江南意象、江南情境,也有著鮮明的個體特色。比如安徽詩人陳先發的那種承襲自桐城派的詩歌和歷史觀念,安徽詩人楊鍵的沉郁的歷史感,和浙江詩人潘維身上的才子風流,彼此間有著顯著的不同,‘七子’們各以其自身特質,詮釋著不同向度的江南文化?!?/p>


  不是退回古典江南 而要追趕350公里/時的“中國速度”


  一如汪政所言,長三角一體化帶給文學的重要啟示是視野的延展。視野之于文學有多重要?


  一個共識是:如果沒有對世界的想象和認知,就沒有對“地方”認識的刷新,魯迅也就不可能寫出《故鄉》式的作品?!拔覀兞晳T了用蘇軍、陜軍、湘軍等概念來指稱某個地域的文學,這說明文學有它的‘抓地性’;但悖論在于,‘抓地性’越強、地域色彩越濃厚,有時反而會限制文學往更高的層面上走?!睆偷┐髮W教授郜元寶說。


  在楊洪承看來,葉兆言、畢飛宇、徐則臣等幾位從江蘇走出的作家,他們的創作就很好地體現了超出狹隘地域的廣闊格局:“葉兆言《南京傳》借由南京這扇窗口打開了整個中國歷史;畢飛宇《平原》寫的是蘇北王家莊,卻表達了對整個中國上世紀70年代的思考;徐則臣寫《北上》的出發點是他所熟悉的大運河淮安段,最終卻串起了整個大運河沿岸的日常生活,和對舊邦新命的思考。這些范例對長三角文學有著很好的啟示?!?/p>


  這正是南京大學教授張光芒所呼吁的長三角文學所應具有的超越性、開放性和未來性?!皩苏也睢?,面對這樣的時代要求,浙江大學教授姚曉蕾認為,當下作家們卻普遍表現出思想能力的退化,“在許多所謂著名作家的作品中,讀者們看不到現實也看不到未來:作家們對現實的刻畫無法囊括眼前的日新月異,他們提供的解決方案也不足以幫助我們面對未來?!?/p>


  另一方面,視野再宏闊的作品也脫離不開對具體地域風土人情、社會結構的描述,當下,長三角文學的發展也必然要立足豐富多樣的地方文化。對此,復旦大學教授金理提醒,書寫地方文化不是販賣“土特產”,不是迎合讀者想象來編造風土奇觀。浙江大學副教授翟業軍的看法則更加明確:“當我們立足長三角來談論文學時,必須注意到今天的‘時代速度’已經和古典江南完全不同:從前是‘細雨騎驢入劍門’式的驢行速度,今天則是每小時350公里的‘復興號’速度。面對這樣的速度,文學書寫不能再固守著‘城市文明碾壓鄉土文明’這樣的老舊話題,而要積極調整心態的時區,擁抱眼前的嶄新現實?!?/p>


  協同共享 產業合作期待“內容藍?!?/p>


  眼下,長三角“三省一市”正在積極推動長三角地區文學資源的共享和協同、構筑區域文學高地,由蘇滬浙皖四地作協聯合組建的“長三角文學發展聯盟”自2018年成立以來,一直致力于打造區域一體化文學推廣平臺、文學創作平臺和文學評論平臺、文學教育平臺等“四個平臺”,和推進包括文學門類的組合推廣、文學項目的共同打造、文學影視舞臺藝術鏈條的互動關聯等在內的“十項舉措”。


  江蘇省作協黨組書記、書記處第一書記、副主席汪興國介紹,江蘇省作協作為聯盟2020年輪值主席單位,今年以來圍繞文學交流、人才培養、深扎采風、精品創作,與其他省市聯合開展了一系列活動,如舉辦長三角中青年作家高級研修班、長三角文學發展聯盟網絡作家研修班、長三角文學發展聯盟大運河文化主題創作實踐活動、“網書正能量 匯聚長三角”論壇、第四屆揚子江青年批評家論壇,以及慶祝建黨一百周年主題征文大賽等等,取得了豐碩的成果,產生了廣泛的影響。


  汪政也提醒,眼下,長三角文學的協同發展必須立足現代社會文化產業的發展和現代傳播體系來進行考量,以此獲得一種全新的視野:“從產業層面來看,一部電視劇很可能劇本作者是上海人,投資者是安徽人,江蘇人做導演,拍攝地在浙江,這種密切聯動啟示我們充分發揮區域內部的比較優勢,促進產業協同發展;從創作上來看,如果一位作家不關心技術革命、不關心產業發展,他就不大可能寫出真正為消費者所喜聞樂見的作品——因此,長三角一體化時代的來臨,要求作家們更深刻地意識到個體創作與社會總體走向之間的深刻聯系,意識到自己可能發揮的無限潛力:在時代變革的潮頭上,一只不經意扇動翅膀的蝴蝶都有可能引領風氣之先,引發一連串的蝴蝶效應、激蕩起一片‘內容藍?!??!保T圓芳)


更多教育
更多科技
深圳风采-单式开奖结果 6月底分莱特币行情 老时时彩三星组六 一分赛车开奖平台结果 股指期货分析决策软件 吉林麻将单机版下载 二八杠棋牌app 彩票网上投注软件 多乐彩票平台 pk10免费计划软件 竞彩足球比分 pt电子游艺开户 秒速时时彩有假吗一点击进入 mg博彩官网 大神竞彩足球比分推荐 比分直播188 狗狗币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