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閱讀
通訊:吉隆坡中國文化中心疫情期...

隨著古箏琴聲響起,吉隆坡中國文化中心教室中傳出《但愿人長久》的悠揚旋律;在繪畫班教室里,學員們則以菊花、月餅、螃蟹等具有濃郁秋意的主題作畫。 隨著馬來西亞國內新

更多藝術世界
蔡國強“遠行與歸來”亮相故宮 ...

《遠行與歸來》海報,故宮博物院,北京,2020。林毅攝, 蔡工作室提供。 2020年12月14日,由北京冬奧組委和故宮博物院主辦的“遠行與歸來”蔡國強藝術展于在故宮博物院開幕,

你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文學 > 正文

回溯文學經典,尋找當代戲曲創作的支點

日期: 2020-12-20 18:34:04    來源: 文匯報   編輯:曉曼   
分享到:

 越劇《一個陌生女人的來信》演出照。

昆劇《草橋驚夢》演出照。 (均主辦方供圖) 制圖:李潔

    “2020年中國小劇場戲曲展演”12月15日落下帷幕。今年展演的作品中,高甲戲《范進中舉》源自《儒林外史》,昆劇《草橋驚夢》從張生的視角演繹《西廂記》,黃梅戲《浮生六記》原著為清代文人沈復的自傳體散文,越劇《一個陌生女人的來信》改編自茨威格同名代表作,滇劇《馬克白夫人》化用莎劇……這些作品的風格差異甚大,但都試圖從成熟的文學作品中尋找當代戲曲創作的支點。

    已故學者董健曾在他的學術代表作《中國戲劇現代化的艱難歷程》中呼吁:在劇場中召回文學,舞臺上除了綜合的表現手段,還必須依靠文學來負載精神,照亮觀眾的心靈。當代戲曲創作屢屢在爭議中前行,幾經波折,時至今日,除了明確以“歌舞演故事”的原則重建戲曲美學的風貌,也需要在審美的共識之上,尋找充分現代的核心精神——那是宋元戲劇曾爆發過的光芒,也是田漢和歐陽予倩等人在“新戲舊戲”的紛爭中有過的探索,即挑戰固有的倫理秩序而進入普通人的精神世界,用文學的手段賦予舞臺以新文體、新觀念和新價值。

    古典文學滋養了傳統戲曲,也曾被“名角”的光環覆蓋

    昆劇《草橋驚夢》擱置了通行的舞臺演出本《南西廂》,回到王實甫的原始文本,這既是讓進入文學史的經典文本鮮活地再現于當代舞臺,也嘗試借此回溯古典戲曲曾有過的文學主導階段。

    宋元之際,中國本土戲劇擁有了高度成熟的樣式,中國傳統文學歷經積淀,到元代與表演藝術相遇,誕生了諸如王實甫《西廂記》和關漢卿《救風塵》這樣既具有理想戲劇情節又創造文學修辭巔峰的作品。王實甫、關漢卿、白樸、馬致遠等元代劇作家留給后代最寶貴的遺產在于,他們的筆下誕生了“自由自覺的人”,他們創造的角色擁有健康的欲望、挑戰不公平結構的勇氣和自主強大的行動力。

    古典文學滋養了傳統戲曲,很多當代觀眾與傳統戲的初遇,震驚于“唱詞之美”。但在傳統戲發展的過程中,欣賞門檻相對低的舞臺表演系統逐漸取代了需要更高審美能力的文學修辭系統,結果就是文本創作能力在傳統戲曲中逐漸衰落。曹雪芹在《紅樓夢》里借賈母口吻嘲笑流行戲碼跳不出“才子佳人私會后花園”的套路,胡適也曾批評明清傳奇大多“用八股文體做的”。相對于文本的幼稚俗套,劇作觀念保守疲弱,角色臉譜化、靜態化,演員載歌載舞的能力被突出了,“表演至上”成為行業默認的原則。湯顯祖尚能霸氣說出“不妨拗折天下人嗓子”這樣編劇中心的宣言,而他之后,“名角”的光環逐漸覆蓋文本的文學性和思想內涵,成為戲曲觀演的主導。

    深得傳統戲曲熏染的歐陽予倩初次接觸“文明戲”時,驚詫于戲劇表達能沖破一元化的倫理秩序,擁有開放的價值體系和觀念。田漢鐘愛傳統戲曲的美學系統,但他也是最早提出“戲曲創作要進入人的世界?!倍@一觀念的踐行困難重重。魯迅曾寫文感嘆:“戲還是那樣舊,先前欣賞易卜生之流的劇本《終身大事》的青年,多拜倒于《天女散花》《黛玉葬花》的臺下了?!彼诋敃r的圍繞著名演員的戲曲創作,借助觀眾心理慣性,以世俗文化的姿態占據市場,卻在精神層面放棄了現代性的啟蒙追求。

    從1930年代到1960年代,田漢致力于“戲曲改良”,他創作了20多個戲曲劇本,包括京劇、湘劇和越劇等。經由他的努力,200年來“文學性和思想貧困化的地方戲” (陳白塵語)被注入了現代意識。田漢的代表作《江漢漁歌》《白蛇傳》《謝瑤環》等既能生動地搬演于舞臺,也是自洽、完整的文學作品,這讓編劇重回戲曲創作的中心地位,至少是和演員同等重要的地位。

    戲曲在訴諸審美之外,同樣訴諸于心靈

    回到今年小劇場展演的現場,面對這些新作,重點不在于爭議“歌舞為表,文學為里”孰輕孰重。劇場是一門綜合藝術,是同等重要的不同環節共同組成的。正如學者董健所總結,當代戲曲創作的“現代性”涵蓋了具有現代意識的核心精神、符合現代思維的舞臺語言系統和引領現代審美的美學風貌,它們是平行的要素。

    歌舞賦予戲曲美學的風貌,文學則是承載了觀演雙方精神需求的載體。

    以紅娘為主線的輕喜劇風格《南西廂》深入人心,但一旦回到王實甫的文本,仍然會讓人感慨,“愿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亮相“2020年中國小劇場戲曲展演”的昆劇《草橋驚夢》重新梳理了“待月西廂下”的故事,讓這部文學典籍散發它凌駕于時間的現代性光芒:王實甫寫出了一個多情孟浪的少年,他受著激情的驅馳也受困于欲望受挫的失落,意志堅決的行動力和受人擺布的被動感何其矛盾地共存于他的一念一動之間?!段鲙洝防锩匀说牟辉谟谇楣澅旧?,而是少年男女在誠實的欲望和森嚴秩序的摩擦中,各自現出的倏忽變幻的精神圖譜。

    滇劇《馬克白夫人》仿佛走到《馬克白》這個血腥戲劇的幕后,它用簡潔的戲劇流程展現隱在幕后的殺戮和暴力,邪惡的濃度在舞臺上漸增,但劇作者沒有站在全知全能的視角裁決這個女性,而是徐徐展開她內心世界里殘忍和脆弱的交鋒。

    婺劇《無名》是一部在完成度層面仍存在很大空間的新作,劇作給出了一個擁有豐富闡釋可能性的戲劇模型,劇中三個最終死去的犯人很難說是“覺醒的人”,他們接二連三地被凌駕于一切之上的強力所毀滅,但主角之一在面臨死亡的時刻,意識到他為之獻身的理念是罪惡的,不允許平行價值觀念存在的、獨一無二的倫理原則是荒誕的。這個劇作構架觸及了戲劇實踐中最珍貴的價值:不要用一種價值去否定、消滅另一種,而是呈現不同價值之間的碰撞和撕扯。

    這些作品讓觀眾看到,戲曲在試圖尋回文學能力時,它在傳統戲曲美學資源之上,觸及更高的藝術原則——程式化的歌舞表演不僅能訴諸感官愉悅的欣賞,也能超越傳統戲曲封閉的倫理秩序,在精神世界的層面觀照人情人性。進入這個詩意盎然的宇宙,強烈的抒情特征也將更有效地激活“歌舞演故事”的戲曲基因。(記者 柳青)

更多教育
更多科技
深圳风采-单式开奖结果 云南11选5稳赢技巧 真人麻将赌博_点进进入 黑龙江时时彩官方网站 pk10全天人工计划 股票交易手续费怎么算 腾讯棋牌欢乐斗地主下载 欢乐真人麻将下载最新版 众鑫娱乐官方网站-点击进入 亿客隆 海南环岛赛彩票直播 捷报比分网下载 莱特币行情汇总 昌吉牌九绝技 31选7几个号码有奖 排列3走势图-彩票大赢家 内蒙古11选5遗漏数据